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宝山的博客

老张头顺口溜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1年04月13日  

2011-04-20 21:28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故事拾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神仙

2011年04月13日 - 老张头 - 张宝山的博客2011年04月13日 - 老张头 - 张宝山的博客

 

     话说, 清明民初年间。在北京前门大街一家药铺门前,有一个算卦先生,绰号“小神仙”。一听这个绰号,大家就会想到一定是挂算的很灵。对了,正是如此。那么,他这个绰号是怎么得来的呢?这得从他最早算过的两挂说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挂:王老爷子的小茶壶不出三天就得打碎

         小神仙刚到北京前门大街摆挂摊时,找他算卦的人很少。甚至,一天连吃喝都混不出来。就这样半饥半饱的过了一段时。可能由于职业的关系,小神仙爱说话,能联合人儿,堪称闲聊高手。那时,街面上的闲人很多,没事都愿意凑到小神仙的挂摊儿一起闲聊。其中,有一个王老爷子,人称“王爷”。这王老爷子,最爱听人家叫他“王爷”,以显示他出身高贵。他经常对人说,他爷爷早年在宫里当差,并举着手里端着的小茶壶说,这就是我爷爷从宫里带出来的“宝贝”。     

       有一天,王老爷子又端小茶壶问小神仙:“先生(王老爷子总是这样称呼小神仙),您看我这‘宝贝’,能值多少大洋(银元)?”

       小神仙装模作样端详半天说:“这就不好说了,几块,几十块,几百块,甚至上千块大洋都是它。那就要看能不能遇到识货的主儿。不过,这小茶壶······咳,不说了吧!”

       王老爷子不解地问:“先生,您别说半截话,这小茶壶到底怎么啦?别吞吞吐吐的,说个痛快话啊!”

      小神仙装作不得已的样子说:“咳,是这么回事儿,我暗地里给这小茶壶算了一挂,挂上说这小茶壶不出三天就得打碎。我原想不跟您说,可您非逼我说出来不可。”
      王老爷子不以为然的说:“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!我跟您说吧,您这挂一定不准。你看,我这小茶壶,我爷爷传给我爹,我爹又传给我。都经过三代人的手没打碎,现在怎么能说打碎就打碎了?我不信!”

      小神仙说:“这是定数,您不懂啊!这小茶壶是非打碎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  王老爷子说:“您敢打赌?”

      小神仙说:“敢!”

      王老爷子说:“如果您算准了,我请您吃豆腐脑火烧。如果算不准,那您哪?”

      小神仙说:“我卷铺盖卷走人!”

      两人同时击掌说:一言为定!

      自从小神仙给小茶壶算卦以后,王老爷子对小茶壶看得很紧,晚上在床上围着被子捧着小茶壶,害怕睡着了碰打小茶壶,只好挺着不睡。到了第三天晚上,王老爷子实在困得不行了,想给小茶壶找个安全的地方。可是他的屋子太小了,除了一铺小炕和一张三条半腿的破桌子,什么也没有了。找来找去,最后他发现墙上的“燈窝”是个好地方。说到“燈窝”,现在的年轻朋友可能不懂。那年头,没有电,一般人家都点用玻璃瓶子做的小煤油灯。把墙凿个洞放小煤油灯,这个洞就叫“燈窝”。这灯窝有的是一家用,就把墙凿一半。也有两家用的,就把墙凿穿,中间加一个铁片挡板,两家都可以放灯。王老爷子家的燈窝,是和隔壁拉洋车的张三合用。王老爷子感到燈窝是个最保险的地方。于是,就把小煤油灯拿出来,放到那张破桌子上。然后,把小茶壶放进燈窝里。这下,也就放心了。他倒头便睡,随着呼噜声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   这天晚上,正是初夏的夜晚,天下起雨。拉洋车的张三半夜才回到家里。他浑身浇得透湿,没有衣服可换,只好脱下衣服,拧一拧,拿起竹竿晾一晾。这竹竿一头搭在门框上,另一头只好插在燈窝里。可是张三向燈窝插竹竿时,由于用力过大推倒了隔板,“啪”的一声,把小茶壶碰掉地上,摔成几瓣。

       王老爷子从梦中惊醒,大叫:“不好!小茶壶打了!”

       张三急忙端灯跑过来问:“什么打了?王爷您。”

      “ 老祖宗,我的小茶壶,无价之宝啊!”王老爷子气急败坏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 张三无地自容地低着头呐呐地说:“王爷,要不,我······赔您。”

       王老爷子心软了有点可怜说:“咳,傻小子,你拉一辈子车也赔不起啊!这也是命里该然,活该我倒霉!赔什么,拉倒吧!回去睡觉吧,明儿还得拉车呢。”

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王老爷子捧着摔成几瓣的小茶壶,去见算卦先生说:“先生,我服了您!真是神了,算的真准,小茶壶打了。晌午,我请您吃豆腐脑火烧。”

       小神仙摆摆手说:“免了吧,您帮我扬名就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第二挂:老韩头你买两块钱的药吃,你家丢的驴就能找回来

       在王老爷子的积极宣传下,“小神仙”的绰号逐渐传开了。名气也越来越大,算卦的生意也越来越火了。小神仙的生意火了,可药铺的生意却不行了。由于算卦的人,看热闹的人把药铺的门面挡起来,买药的人都到别的药铺去买了,这家药铺接连几天没开张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天,早晨刚开门,药铺掌柜的就出来指着小神仙的鼻子高声叫道:“小神仙,你给我听着:从明儿开始您别在本号门前算卦糊弄人了,赶快卷起挂摊走人!否则,我就叫警察来!”

        小神仙用手向上推了推眼睛,慢条斯理地说:“掌柜的,您别拿大话吓唬人,我小神仙哪违法了?民国法律没有说不准算卦,警察管不了这事。再说了,您凭什么说我算卦糊弄人?我糊弄谁了?”

        药铺掌柜的也不示弱说:“好,您说你没胡弄人。那就给我算一卦,您算算我今天能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 小神仙问:“算准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药铺掌柜的说:算准了,您继续在这儿摆挂摊儿,我认倒霉。不准了,你立刻走人!”

       小神仙说:“好,我给您算。你今天能卖两块钱!不多不少,就两块!”

       就在这天下午大约四点来钟,附近豆腐坊的老韩头跑来找小神仙算卦说:“算卦先生,昨天半夜我家的毛驴丢了。今天我找了半天也找到,您给算算还能不能找到了?”小神仙若有所思地掐指一算说:“能!,不过得破点财。这么着吧!你到我身后这家药铺,抓两块钱的药吃了,毛驴就能找到了。记住,就买两块钱的药。不多不少,多了少了,就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老韩头有些犹豫地说:“那好吧,就照您说的办!”

       说完,老韩头转身走进药铺喊:“掌柜的!给我抓两块钱的药。”

       掌柜的出来问:“两块钱,买什么药?”

       老韩头随口说:“什么药都行!”

       掌柜的又问:“就两块钱的?”

       老韩头不耐烦地说:“我不是跟你说了吗?就两块钱。快抓药吧!”

       药铺掌柜的心想,这不正中小神仙的下怀吗,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算灵了。就对老韩头説:“您是我们今天第一位顾客,给您抓两块钱的药,只收一块五毛,另外五毛钱是我们奉送的。”

       老韩头说:“不行!我就要抓两块钱的药,不要你奉送。”

       掌柜的想哪有这么不识抬举的主儿,既然你不听我的,那就只好让你遭点罪了!就说:“伙计,给他抓两块钱巴豆,多给点!”

       这天,药铺一直到关门,也没再开张,果然只卖了两块块钱。小神仙的挂灵了,这自不必细说。

       再说,这老韩头拿着药回家以后,对老伴说:“算卦先生说了,我把这两块钱的药吃了,咱们丢的毛驴,就能找回了。”老伴不以为然地说:“哪有这种怪事儿,丢驴吃药就能找回了,头一回听说。”老韩头不高兴地说:“你懂啥!人家那算卦先生可灵了,前门一带都知道,是有名的小神仙。别罗嗦,赶快去做饭,熬药,吃完饭,我把药喝了,明天驴就能找回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老伴知到老韩头脾气不好,死犟。也就不再说说什么了。就去做饭和熬药。老伴打开药包一看,有点惊呆了。这不是巴豆吗?要都吃了,还不得把人泄坏了。于是,就问:“这药是巴豆,泻药,吃多少?”
       老头说,“都吃了!”

       老伴一想不行,不能听他的,就自作主张熬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当晚,老韩头把药喝了以后,就睡下了。老韩头睡了不长时间,肚子就开始疼起来,就赶紧去上厕所。因为厕所在胡同外边,离得远等不得,就只好在豆腐后门墙根下拉。就这样,左一遍右一遍去拉,折腾了大半夜。老韩头疼得难受,就蹲在那儿边拉边骂:“你拉,你拉······明天我非到警察局告你不可!”每次出去蹲哪儿都要骂几句,他本来是骂小神仙,但肚子疼说的不清楚。“你拉,你拉”是指拉肚子难受,“到警察局告你”是说告小神仙。

       但,这事也凑巧,偷驴的人正好住在豆腐坊后门的斜对面,是一对小夫妻。他们本是到北京投亲的,结果没找到亲戚。只好租间小房住下,想找点事干,也没找到。钱也花没了,才生了歪念,偷了老韩头的驴。本想在今天晚上把驴偷偷地牵出去卖了,然后离开北京。结果,豆腐坊的门开着,老韩头总出来骂“你拉,你拉”“到警察局告”这不是给他们听吗?小两口害怕了,一合计还是把驴放了吧。男的说,放了驴,咱俩明天连吃早饭的钱都没有。女的说,有了,把驴脖上挂的这串铃铛摘下来,卖了也许够咱俩吃顿早饭了。于是,两人摘下铃铛,趁老韩头没出来,赶快把驴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这驴一出去,就“嗷嗷”大叫起来。老韩头一听驴叫,捂着肚子,跑出来,抱着驴喊:“老伴,咱们的驴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老伴也乐颠颠地跑出,看看驴说:“哎,驴脖子上的铃铛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老韩头説:“没就没了吧!驴回来比啥都强。” 

       老伴说:“老头子,这都怨我,那药没都给你熬上,我留下一半。要是都熬上,不就连铃铛也丢不了啦!”

       老韩头説:“得了吧,你要是都熬上,我喝了,还不得把我拉死啊!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从此,小神仙也就名声大震,成了前门一带赫赫有名的算卦先生。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2)| 评论(2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